兼职风水师 第二章:正中“头奖”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4-14

兼职风水师 第二章:正中“头奖”

唐晨把这个锈迹斑斑的罗盘丢到货架上,返回座位,继续百无聊赖地在吊扇下面吹着风。

大半天过去了,门外还是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从早上到下午,除了那个獐头鼠目的人来过之外,就再没有任何一个人上门了。

这种情况,唐晨习惯了,不焦不躁,云淡风轻。这个行当就是这样了,讲究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没生意的。但是运气来了,做成一笔生意,就足够一年的开支。

想他初入行的时候,不懂这个门道,还想发传单,站在门口吆喝,差点闹了笑话。现如今,也算是老油条,滑不溜丢。

被岁月磨去了棱角,这叫圆滑,也是成熟的表现。

又过去大半个小时,唐晨确定今天是没生意了,直接起身关了店门。

他的家,就住在小铺里,外面是铺子,里面则是一间小小的卧室,刚刚好摆得下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书桌而已。在卧室后面,又开个一个小走廊,直走两三米就是洗手间了。

八月的夜晚,总是姗姗来迟。

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的唐晨,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为何不用吹风机?其实就因为一个字——穷。

反正就是五行缺钱,唐晨出身自普通工薪家庭,刚刚大学毕业,没车没房没票子,更别说女朋友。

其实唐晨人长得还算可以,一米七五的身高,白白净净的,说不上帅,但五官端正,让人看了很舒服,有一种亲切感。奈何兜里没钱,对任何雌性生物,都只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就在这时,他那用了三年的魅族突然响了。

定睛一看,上面的显示的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唐晨连充电线都不敢拔下,因为电池已经不行了,不到十分钟,肯定自动关机。毕竟用了三年,又没钱换,只能当“坐机”使用了。出门还得带上一个厚重的充电宝,这日子过得苦啊!

“喂,小林子,怎么这么有空给我打啊?”

唐晨口中的小林子,名字叫林超,是唐晨自小认识的死党。小时候和林超没少祸害人家番薯地,果园。潘州是岭南第一大水果生产基地,农作物生产也多,再加上外公家是在一条小村子里,山下农田,山上果林,正是他们“作案”的好地方。

偷来的番薯,年幼的唐晨和林超便用泥块在田边砌起了小窑,捡一些干柴草放进窑里生起火来。等到泥块烧得通红后,就把几条番薯扔进窑里,并把窑弄塌下去。过一会儿就把泥块翻开,取出煨熟了的番薯来吃。那种番薯的清香,现在回想起来,是那么的想念。

人最怕的就是回忆,因为回忆里的东西,大多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变味了。就算现在再去买番薯回来煨,也没有往日的乐趣……

那头,林超用兴奋的声音说道:“唐晨,我跟你说,我爸同意我去潘州了!”

唐晨一愣,脱口而出道:“你爸不要你伺候那些荔枝龙眼了?”

“唉,别提了,近几年荔枝龙眼不景气,荔枝收购价才一块钱一斤,龙眼好一点,今年减产得厉害,收购价在四五块钱。可你也知道,我家果林荔枝多,龙眼少,赚了还不够倒贴……”

听着林超诉苦,唐晨也默然。林超从小不爱学习,读了高中之后就没有再读了,帮家里伺候果园。前几年荔枝龙眼走俏,还能赚上不少。可最近两年,荔枝龙眼价格暴跌,他家的果林又大,足足有三个山头,亏了不少。前些年赚的,还不够倒贴进去了。

“……我爸说,在村里没出息的,要我出来潘州,看能不能赚点钱。要是不行的话,就去省城花都、深市打工了。”

唐晨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试用期员工,根本帮不了林超什么,只能安慰他说道:“不怕的,只要能吃苦,肯定能赚到钱的!”

“唐晨,其实我很后悔啊,要是当初和你一样用心学习,考个大学的话,或许就不用为工作发愁了。不瞒你说,我在高(gao)州城谈了个女朋友,都准备结婚了,她父母嫌弃我是个农民,要五万块钱彩礼不说,还要在高(gao)州城买一套房。唐晨你也知道这些做房地产的有多黑,近两年高(gao)州城的房价已经去到了五六千一平方,我哪有钱买得起啊!”林超开始大吐苦水,让唐晨也是心生感慨。

最近一些小年轻说不要房子,那是因为你还没遇到丈母娘。

为了舒缓林超的情绪,唐晨开始插科打诨道:“恭喜你啊小林子,总算脱离单身狗行列了。”

那头,林超傻笑了起来:“唐晨,你呢?”

唐晨心头一颤,脑海中飘过一个倩影,一瞬间出了神,沉默了几秒钟后,强颜欢笑道:“我不就那样么,还能怎样?对了,你什么时候到潘州?”

“估计明天早上吧?”

“几点钟啊,要不要去接你?”

“应该是八点钟到!”

“好,我去接你吧,是在客运站吗?”

“对!”

“就这么说定了……”

挂了之后,唐晨的心情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呆坐了一会,唐晨想去打开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小铺的窗户,设置在货架旁,恰好挡住了半边。

唐晨侧着身子去开窗户的时候,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突然不知为何掉了下来,恰好砸中了唐晨的脑袋。猝不及防的唐晨,被这硬物砸中了头顶,竟然晕了过去……

昏迷中的唐晨不知,他的头顶已经渗出了鲜血。头顶上的伤口,在昏暗的橘黄色灯光的照射下,忽然缩放出一丝丝诡异的光华。这一缕光华,带着几分金黄的色泽,仿佛充满了灵性,在蜿蜒流动之中慢慢地消隐在伤口之中。唐晨胸口处的玉佩,也开始泛着奇异的白光……

片刻之后,金色的光华彻底消失,唐晨头顶上的伤口也微微结了一道血痂。

只可惜唐晨昏了过去,没有看到这神奇的一幕。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症状黑龙江十佳白癜风医院中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肌肉酸痛吃什么药
常德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宁波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